经济时评

2020年6月13日 | By ad最近的新闻大事min | Filed in: 探索.

  改革开放走过30年,民营企业面临大规模代际交接。中国民营企业,该如何持续健康发展?谁来教育“民企人”?这些思考,已经超越了家族财富版图延续的狭小视角,成为引人关注的社会课题。一直培养公务员的浙江省温州市人事局下属的干部培训学校,大门口忽然增加了一块新牌子——温州市继续教育学院。外界议论说,这主要是用来培训“民企二代”的。

  很多地方的政府都在操心“民企”的问题,我觉得这完全是杞人忧天。一是只要肯出学费,学习经营管理的地方多得是,何用政府操心,再说,老板们应该不差钱,何需政府献这份“爱心”呢?而且拿公众的钱献“爱心”给不差钱的人,岂不有劫贫济富之嫌?二是学校和市场培养的经营管理人才,加上“海归”,已经不少,政府再出钱培养“富二代”,除了在家族式传承上对民企有帮助,别的意义在哪里呢?

  现代企业制度的关键词,是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理论上说,经理人或企业人由市场机制决定是最优方式,而所有者或老板居于“二线”主事对经营者的考核与监督,是一种理想的企业治理模式。现实中子承父业模式仍然较多,一是道德风险之忧,二是职业经理人市场尚不成熟。但即使这种情况下,家族传承亦非最优选择,因为父一辈们的创业“细胞”未必都能如愿地遗传至后代,“富二代”中也有一些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另一个极端是,还出现了一些“富二代”希望体现自身价值最大化,不肯接老子班的现象。

  即使培训“富二代”可以帮助家族传承的实现,但在成不成才上,也应有一个充分的评估为好。经营管理人才不是“订做”的,成功企业家的后代未必具备企业家的天赋,那么对有些人来说,培训就是拔苗助长,且浪费社会资源,对其本人的前途来说也未必是最优选择。

  不论企业的成长、发展与兴衰,还是经理人市场的成熟,都不宜掺入过多的人为干预因素,因为这需要市场经济的运行与发展过程决定。老的企业消亡、新的企业诞生,与自然界中万物的繁衍更替是一个道理,只要有市场经济这个大环境存在,就会有相应数量的企业存在。担心民企没有人,家族企业的兴衰会影响区域经济的未来走向,其实是在杞人忧天。决定经济走向的主要不是家族企业兴衰,而是市场中的游戏规则是否公平合理,政府最应该花心思的也是这个问题。

  人力资源也是一种“产品”,属于企业经营管理的范畴,应该由市场的方式解决。市场范畴的问题,政府的手还是不要随便伸得太长,尽管保持“无为而治”原则好了。

  据报道,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原财会部预算处处长刘林祥,日前因涉嫌挪用近四亿元农业补贴款被海淀区检察院反贪局立案侦查。据了解,该案是北京市近几年来所发生的最大一起挪用案件。据了解,刘林祥挪用的近4亿元款项不是别的,正是国家对于“三农”高度重视、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农业粮食补贴,报道显示,这笔专款是国务院为了鼓励农民种粮积极性,提高粮食收购价格而专门下拨的保证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款项。

  在我们看来,如此重要的款项,国家相关多个部门必然会高度重视,并且还有一系列严格的预算及拨付程序,其背后的每一个操作步骤的监管也必然是严之又严,然而,遗憾的是,只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原财会部预算处区区一处长,就“全部掌控”了这笔专项资金的预算、拨付等“大权”。

  其实,像刘林祥那样的小官挪用巨额资财现象绝非一起两起。广东省原湛江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满×华,在2002年6月至2004年8月两年多时间里,竟然挪用4.6119亿元到湛江某证券营业部进行股票基金等交易,并收受营业部给的好处费200多万元。

  实际上,像上面的数额巨大的挪用罪之所以屡见不鲜,至关重要的根源就在于“”的“公”字牌。因为是“”,所以在相关使用程度不透明,相关相关政策法规不够健全严格的情况下,常常是没有“私人”去具体过问和具体探求其最终下落,即使是有相关部门或个人偶然发现,也因为其“无关个人利益”而不去深入追究背后的问题,反正是“公家”的,不是出自“个人腰包”,更不是具体受益于监管者“局部利益”,损失的无非是“公家”的,是“国家”的,因此,在相关使用程序不透明,相关法规政策落实和监管稍有监管不够的情况发生,就会轻易旁落到另外的地方去,甚至被公然挪用,就是像农民粮食补贴这样的巨额款项,即使是区区“处长级官员”也能够轻易挪用。

  我们注意到,上述一些案件大多发生在三年前甚至更长的时间,现在,随着国家相关部门对于挪用等情况监管力度的加大,职务犯罪中挪用、贪污等案件尽管有所下降,行贿、受贿案则呈现上升趋势。这样的原因,无非还是因为监管问题或多或少的缺失:很多受贿场合和受贿方式较以往更加隐蔽,这些赃款大部分被转存他人名下,借此逃避打击。虽然反贪部门侦查有所改进,但最关键的还是要加强监管。涉及到权力和金钱的事情,让其中的每一个使用程序都最大程度地透明公开,并形成严格的公开公示制度,让其中的每一个程序都在阳光下运行,都受到数万双甚至数亿双眼睛的关注,相关官员权力才能受到了最大程度的制约。在当前“扩内需、保增长”而采取的不断增加各类投入的现实下,这样的“透明作业”尤显重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民企二代谁 何需外人瞎操心 改革开放走过30年,民营企业面临大规模代际交接。中国民营企业,该如何持续健康发展?谁来教育“民企人”?这些思考,已经超越了家族财富版图延续的狭小视角,成为引人关注的社会课题。一直培养公务员的浙江省温州市人事局下属的干部培训学校,大门口忽然增加了一块新牌子——温州市继续教育学院。外界议论说,这主要是用来培训“民企二代”的。 很多地方的政府都在……


Tags: , , , ,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