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经济”升温 得女人者得天下

2020年6月13日 | By ad最近的新闻大事min | Filed in: 探索.

  女性在中国消费市场的主体地位不断凸显,“她经济”已成为中国经济体系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图片来源新华社

  “得女人者得天下”,这是中国商业界近年来愈发清晰的趋势之一。在刚刚过去的母亲节,商家围绕女性主题展开的促销活动可谓花样繁多。美国CNBC新闻网报道称,随着女性人群在社会、家庭等各个场景中的消费主体地位不断凸显,“她经济”已成为中国经济体系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

  5月10日,全球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消费趋势指数报告》指出,富裕的都市女性消费趋势指数表现亮眼,为130点,远高于全国整体平均水平的115点。就消费趋势指数构成要素来看,这些女性的就业预期、消费意愿和个人经济情况均高于整体平均值,其中,就业预期为81点,高于整体人群平均值79点;消费意愿78点,高于平均值61点;个人经济情况为92点,远超平均值70点。

  CNBC称,数据显示,过去5年中,女性支配的消费占中国在线%,远高于女性在总人口中的比例。零售商们为争取中国女性消费者的青睐,接二连三推出“女王节”、“女神节”等活动,提供令人眼花缭乱的优惠活动。

  “用自己辛苦挣的钱取悦自己,没毛病啊!为什么不对自己好一点呢?”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做行政工作、业余兼任高空瑜伽教练的左菁(化名)打扮时髦,与人们固有认知中高校教职工朴素持重的形象截然不同。从包包、衣服到配饰、鞋子,左菁每天的搭配都不重样,因为她“每隔几天就要清空一次购物车”。心情不好时,她还会网购鲜花送给自己。

  左菁并不认为自己的花钱方式是一种浪费,她指着手机上的一个应用程序告诉《青年参考》记者,自己每年都会整理出一批旧衣服,通过这个应用程序进行公益捐衣,捐赠全流程都可以监控。看到曾经陪伴自己的衣物能在需要帮助的偏远地区获得“第二春”,左菁觉得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自己“剁手”时的心理负担。

  “中国女性也许比社会文化进步得更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网站刊文评论称,“她们喜欢购物,但购物时更加明智。”文章还称,在中国消费升级的时代,女性更加追求品质、寻求情感认同,呈现出个性化、高端化、体验化的消费特点。

  清华大学心理学教授彭凯平(音)告诉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女性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约为41%,超过世界其他大多数地区的女性贡献率,包括北美。在生产力方面,她们代表着中国最优秀的脑力,推动着这个国家实现新的增长。在消费方面,她们在电子商务平台购买不计其数的商品,令“光棍节”变成零售商的“全球最有价值的一天”。

  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双十一数据专题研究报告》显示,在2018年“双11”期间,女性消费用户占比高达54.7%;今年2月该院发布的《2019情人节鲜花大赏》显示,情人节鲜花消费市场不再是男性的主场,2017年情人节鲜花消费中70%的用户为男性,仅仅过了两年,女性就占据了这一市场的60%。

  26岁的魏思佳(音)是一名时尚博主,在社交媒体平台号称有200万“粉丝”,其中90%以上是女性。她说服“粉丝”购买她使用的化妆品、护肤品、服装等。“女性是中国零售商最想争取的群体。她们受过良好教育,有高雅的品位和强大的消费力。”她对CNBC说。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学教授邱晓东(音)对《福布斯》杂志网站表示,推动中国女性消费模式“根本性变化”的是文化趋势,“上世纪十年代出生的新一代女性,生活在中国经济增长的时期,她们的收入不断增加,父母的消费力和理念也在改变”。

  美妆、华服、母婴产品……这些还远不是中国女性消费的全貌。京东大数据研究院近日发布的《女性消费数据》显示,新时代女性在消费中早已跳出“爱美”等相对传统、单一的特征,开始在众多曾经以男性为主的消费领域崭露头角。

  即将迎来34岁生日的穆锦,准备送自己一套家庭用VR设备,这样今后在家也能享受“超级影院”带来的视觉快感。在北京金融街上班的穆锦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一定要给自己留出享受生活的时间”。她对《青年参考》记者这样描述自己的畅想:晚上哄睡了孩子,和老公一起窝在沙发上用VR设备看会儿电影,“白天的疲惫肯定一扫而空”。

  《女性消费数据》指出,在智能产品、汽车用品、数码产品、硬派健身等领域,女性消费者的消费比重快速上升。电商平台品类的多元化鼓励她们摒弃固有的社会属性、释放天性,展现出可静可动、既顾家又追求自我的多面性。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消费者洞察智库”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在中国三线%的中国女性握有家庭消费大权,这一比例仅次于日本,远高于美国、德国、印度,显示中国女性通过“消费”确立了经济话语权。

  上交财政大权,是许多丈夫向妻子表达爱意、表示服从“领导”的标志。去年年底腾讯发布的《中国家庭精明消费报告》显示,44%的女性会管理伴侣的全部资金,这在一线%的一线城市女性会负责全部家庭购物。

  消费主力不只是年轻女性。虽然大型零售商倾向于瞄准二三十岁的女性,但愿意为孙辈花钱的奶奶辈消费者同样不可忽视。

  62岁的郭建华来自湖北农村,如今在忙照看孙女,“淘宝”是她唯一会使用的手机软件。节衣缩食的她至今还穿着儿子上初中时的T恤,但家中络绎不绝的快递,收件人也都是她——奶粉、童装、零食、玩具……“隔辈亲,没办法,我给自己什么也不舍得买,但给孙女买东西永远不嫌多。”她对《青年参考》记者说,“攒钱就是要给孩子花的。”

  CNBC称,据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和证券公司之一国泰君安估计,过去5年,中国女性的总体支出增长了81%,达到6700亿美元。CNBC写道:“在中国,女性已成为引领未来消费市场的主力。重视及满足女性消费需求,将是商家的必然之选。”

  “得女人者得天下”,这是中国商业界近年来愈发清晰的趋势之一。在刚刚过去的母亲节,商家围绕女性主题展开的促销活动可谓花样繁多。美国CNBC新闻网报道称,随着女性人群在社会、家庭等各个场景中的消费主体地位不断凸显,“她经济”已成为中国经济体系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

  5月10日,全球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消费趋势指数报告》指出,富裕的都市女性消费趋势指数表现亮眼,为130点,远高于全国整体平均水平的115点。就消费趋势指数构成要素来看,这些女性的就业预期、消费意愿和个人经济情况均高于整体平均值,其中,就业预期为81点,高于整体人群平均值79点;消费意愿78点,高于平均值61点;个人经济情况为92点,远超平均值70点。

  CNBC称,数据显示,过去5年中,女性支配的消费占中国在线%,远高于女性在总人口中的比例。零售商们为争取中国女性消费者的青睐,接二连三推出“女王节”、“女神节”等活动,提供令人眼花缭乱的优惠活动。

  “用自己辛苦挣的钱取悦自己,没毛病啊!为什么不对自己好一点呢?”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做行政工作、业余兼任高空瑜伽教练的左菁(化名)打扮时髦,与人们固有认知中高校教职工朴素持重的形象截然不同。从包包、衣服到配饰、鞋子,左菁每天的搭配都不重样,因为她“每隔几天就要清空一次购物车”。心情不好时,她还会网购鲜花送给自己。

  左菁并不认为自己的花钱方式是一种浪费,她指着手机上的一个应用程序告诉《青年参考》记者,自己每年都会整理出一批旧衣服,通过这个应用程序进行公益捐衣,捐赠全流程都可以监控。看到曾经陪伴自己的衣物能在需要帮助的偏远地区获得“第二春”,左菁觉得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自己“剁手”时的心理负担。

  “中国女性也许比社会文化进步得更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网站刊文评论称,“她们喜欢购物,但购物时更加明智。”文章还称,在中国消费升级的时代,女性更加追求品质、寻求情感认同,呈现出个性化、高端化、体验化的消费特点。

  清华大学心理学教授彭凯平(音)告诉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女性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约为41%,超过世界其他大多数地区的女性贡献率,包括北美。在生产力方面,她们代表着中国最优秀的脑力,推动着这个国家实现新的增长。在消费方面,她们在电子商务平台购买不计其数的商品,令“光棍节”变成零售商的“全球最有价值的一天”。

  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双十一数据专题研究报告》显示,在2018年“双11”期间,女性消费用户占比高达54.7%;今年2月该院发布的《2019情人节鲜花大赏》显示,情人节鲜花消费市场不再是男性的主场,2017年情人节鲜花消费中70%的用户为男性,仅仅过了两年,女性就占据了这一市场的60%。

  26岁的魏思佳(音)是一名时尚博主,在社交媒体平台号称有200万“粉丝”,其中90%以上是女性。她说服“粉丝”购买她使用的化妆品、护肤品、服装等。“女性是中国零售商最想争取的群体。她们受过良好教育,有高雅的品位和强大的消费力。”她对CNBC说。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学教授邱晓东(音)对《福布斯》杂志网站表示,推动中国女性消费模式“根本性变化”的是文化趋势,“上世纪十年代出生的新一代女性,生活在中国经济增长的时期,她们的收入不断增加,父母的消费力和理念也在改变”。

  美妆、华服、母婴产品……这些还远不是中国女性消费的全貌。京东大数据研究院近日发布的《女性消费数据》显示,新时代女性在消费中早已跳出“爱美”等相对传统、单一的特征,开始在众多曾经以男性为主的消费领域崭露头角。

  即将迎来34岁生日的穆锦,准备送自己一套家庭用VR设备,这样今后在家也能享受“超级影院”带来的视觉快感。在北京金融街上班的穆锦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一定要给自己留出享受生活的时间”。她对《青年参考》记者这样描述自己的畅想:晚上哄睡了孩子,和老公一起窝在沙发上用VR设备看会儿电影,“白天的疲惫肯定一扫而空”。

  《女性消费数据》指出,在智能产品、汽车用品、数码产品、硬派健身等领域,女性消费者的消费比重快速上升。电商平台品类的多元化鼓励她们摒弃固有的社会属性、释放天性,展现出可静可动、既顾家又追求自我的多面性。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消费者洞察智库”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在中国三线%的中国女性握有家庭消费大权,这一比例仅次于日本,远高于美国、德国、印度,显示中国女性通过“消费”确立了经济话语权。

  上交财政大权,是许多丈夫向妻子表达爱意、表示服从“领导”的标志。去年年底腾讯发布的《中国家庭精明消费报告》显示,44%的女性会管理伴侣的全部资金,这在一线%的一线城市女性会负责全部家庭购物。

  消费主力不只是年轻女性。虽然大型零售商倾向于瞄准二三十岁的女性,但愿意为孙辈花钱的奶奶辈消费者同样不可忽视。

  62岁的郭建华来自湖北农村,如今在忙照看孙女,“淘宝”是她唯一会使用的手机软件。节衣缩食的她至今还穿着儿子上初中时的T恤,但家中络绎不绝的快递,收件人也都是她——奶粉、童装、零食、玩具……“隔辈亲,没办法,我给自己什么也不舍得买,但给孙女买东西永远不嫌多。”她对《青年参考》记者说,“攒钱就是要给孩子花的。”

  CNBC称,据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和证券公司之一国泰君安估计,过去5年,中国女性的总体支出增长了81%,达到6700亿美元。CNBC写道:“在中国,女性已成为引领未来消费市场的主力。重视及满足女性消费需求,将是商家的必然之选。”


Tags: , , , ,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