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经济评论:中国出现劳动力短缺 工人福利水涨船高

2020年6月13日 | By ad最近的新闻大事min | Filed in: 探索.

  美国《远东经济评论》近日刊发的一篇文章对于中国南方一些厂家最近为工人提高了福利比如建游泳池、盖新宿舍、创办图书阅览室的情况进行了报道,认为这样做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最近令人惊讶地出现了劳动力短缺,但这个拥有13亿人口、失业人数约在上千万的国家出现劳动力短缺不能不令人感到奇怪。

  文章首先对于广东志高空调进行了报道。文章写道,该工厂的工人8月3号刚一下班就著急地排好队,等著领取公司果园自产的石榴。在南海这个尘土飞扬的工业小镇,这可是当地工人们少有的待遇。21岁的工人陈雅希(音)说,“这是一项很好的福利。”她在厂门口向警卫晃了一下工作证之后急忙加入了领石榴的队伍。石榴并不是志高空调提供的唯一福利。在过去5年中,该公司的所有者李兴浩为员工建了游泳池、盖了新宿舍,还有一个阅览室。他还给工作三年以上的员工加薪并发放奖金。这些措施都旨在降低员工的高流失率。

  关注员工福利的不只李兴浩一个人。几十年来,珠江三角洲一直充斥著丰富的廉价劳动力,他们愿意忍受超长的工作时间和糟糕的工作环境。但现在这里正面临著劳动力短缺的局面。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生产企业开始关注以前漠视的事情:让低收入的工人们心情愉快。珠江三角洲是中国的制造业中心,也是全球鞋类、服装和电子产品的重要生产基地。据中国官方报纸报导,该地区的劳动力缺口约为200万人。其他省份的劳动力人数也在下降。

  文章认为,珠江三角洲劳动力短缺的部分原因是全国经济日趋繁荣,从而在其他地区催生出许多生产中心。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工人们的工资太低,而且工作条件太差,甚至在许多情况下,企业还拖欠工资。而相比之下,经过多年的停滞不前,国内农村地区的收入有所上升。政府最近提高农业补贴和粮食价格的举措使务农变得更有吸引力了。因此,农村收入的增长正在迅速超过城市收入的增长。今年上半年,农村收入增长10.6%,而城市生活成本增长约3.6%,从而削弱了农民到城市打工获得的收益。瑞银(UBS)驻香港的经济学家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说,月度农业收入在过去两年里上升了近40%。“农业收入一成不变的时代过去了,也许是一去不复返了,”他在9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此外,安德森指出,人口状况变化也起了一定作用。近年来在城市打工的约1亿农民中,大多数人的年龄在18至26岁之间。在农村剩余的大约2亿失业者中,许多人不是年纪大了就是拖家带口。换句话说,他们不能充当廉价流动劳力的后备军。

  正是出于此,文章指出,一些工厂目前正在兴建一些前所未闻的“豪华”设施,像游泳池、带电视的员工宿舍、图书馆、健身房甚至教堂等。为Adidas-Salomon AG生产运动鞋的Apache II Footwear Ltd.最近聘用了两位辅导员为员工提供咨询。该公司的工多是远离内陆家乡的十几岁的小姑娘。辅导员之一Esther Wang说,她向这些小姑娘提供感情咨询和生育指导。她说,这些女孩子们除了爱情之外什么都不想,因为她们的工作很乏味。

  中国沿海城市劳动力的短缺出乎人们的意料,因为中国拥有13亿人口,而且失业率较高,农村剩余劳力据官方估计也有1.5亿人。因此,经济学家仍对沿海劳动力供不应求的原因各执己见。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个短期现象,如果有更多外来打工人员获知劳动力短缺的消息,这一问题就能解决。而其他人则认为,这个问题有很深的根源,一方面民众的教育水平不断提高;另一方面,严格的生育政策导致劳动力增长减缓。官方数据显示,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平均年人口增长率已从80年代的1.47%降至1.07%。

  文章指出,所有这一切意味著工资水平势必将上涨。花旗集团经济学家黄益平估计,随著各公司提高福利水平吸引员工,薪资水平可能上涨40%-50%。此外,珠江三角洲生产成本提高,会促使一些企业移师中国内地,利用那里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其他企业可能会撤离中国,或者甚至彻底停业。

  服装和玩具等低利润产品的生产商将首当其冲受到劳动力成本上涨的打击。东莞耀辉玩具厂(Yiu Fai Toys Factory)的董事Loh Sai Kit说,这6个月中一些玩具生产厂纷纷倒闭,一些迁址到越南。他说,对这些厂家来说,继续经营下去并设法履行协议是无利可图的,因为多数价格都是在年初议定的,而此后成本便开始增长。

  已经开始迁入内陆地区的生产商们支付的工资虽然下降了大约40%,但却面临更高的初创成本,尤其是要兴建种种设施,弥补工人们不能在大城市工作的遗憾。两年前,毅力工业集团有限公司(Ngai Lik Holdings)在清远开办了一家工厂,为沃尔玛生产CD播放机。该市离广州有两小时车程,以其优美的山水和美味的土鸡著称,但该公司也在面临著招工难题。尽管配备了台球桌、设施完善的卡拉OK厅,周末还举办迪斯科舞会。该公司的经理Nelson Chiu说,还是没人知道这个地方。在工厂外面,一个大红条幅上写著:大量招收女工。

  此外,劳动力短缺也将带来全球性影响。一些经济学家说,中国劳动力成本的增长,加上最近石油、电力和商品价格的上扬,可能给中国的出口产品价格造成上涨压力。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梁红说,这可能造成从消费品到欧美消费等所有产品和服务价格的上扬。

  《远东经济评论》的另外一篇报道也对中国劳动力短缺情况进行了解读。报道说,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在9月初报告说,作为国内两大出口基地,上海周边地区和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工厂目前存在严重的劳动力不足问题,同时招工也变得越来越难了。更糟糕的是,这些出口企业难以招募到的是那些来自偏远农村地区、没有技能的低收入流动劳动力。上个月,投资银行高盛集团驻香港的经济学家梁红就对此发出警告。在8月中旬的一份报告中,她指出:“鞋子和纺织品等低档商品生产商突然遭遇了流动工短缺的打击,而在过去二十年里流动工的供应似乎是无穷无尽的。”她接著补充说:“这将给中国和全世界带来深远影响。”

  报道认为,劳动力匮乏现象无疑会改变传统的经济思维方式。多年来,经济学家们总是认为中国高达9亿的农村人口为东部沿海地区的工厂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廉价劳力。他们指出,源源不断的农民工愿意以长时间的劳作换取少得可伶的工资,这就确保了中国商品的价格在全球市场上始终占尽优势。这一他人无法抗衡的竞争优势将导致外资今后几年内继续流入中国,并推动中国经济保持过去几十年里持续快速发展的势头。可如今,廉价劳力资源似乎干涸了。

  报道认为,虽然工资成本上升必将影响企业的利润率,迫使一些行业转向内地,或迁往越南、印度和孟加拉等国,但这也许对中国经济有利,因为如此一来政府将加快解除管制的步伐,减少企业的行政负担。


Tags: , , , , , ,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