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死了多少人(回忆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披露过程)

2020年6月13日 | By ad最近的新闻大事min | Filed in: 探索.

唐山大地震死了多少人(回忆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披露过程)

   11月24日,江西宜春市丰城发电厂三期在建项目风险发生发展特别具有重大安全事故,造成影响重大伤亡。事故发生后,全国各种网络媒体可以及时研究报道事故情况。看到中国新闻传播媒体的迅速反应,我不禁想起了当年报道唐山大地震死伤人数的一段难忘经历:
    我1965年大学毕业,在新华社当记者。 从成为记者之日起,我就把“实事求是”作为我必须遵守的工作原则,坚持及时、真实、客观地报道新闻事件,先后参加了国内外许多重大事件的报道。 1976年7月28日,唐山被地震震惊,地震发生后,新华社领导立即派我到唐山做现场采访。 在唐山灾区采访时,我每天都在废墟中奔跑,目睹了许多家庭家园的倒塌和亲人的死亡。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炎热的天气到处散发着身体腐败的气味,整个唐山从南到北到处都是亲人哭泣。 经过几天的采访,我依靠一位记者的直觉,即震惊世界的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绝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为了真实地反映这场灾难造成的灾难程度,我及时报道了地震现场和广大军民团结为一体的抗震救灾英雄事迹,以一名记者的职业责任,开始想办法了解死亡人数。 然而,由于当时历史原因造成的限制,我以及全国各地的记者从未能够采访官方的死亡统计数字。 直到唐山地震抗震救灾工作全部结束,相关部门没有公布人员死亡情况,死亡人数像一个谜一样困扰着人们。
    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披露过程◆回忆当唐山大地震,没有专业救援工具,战士们只能保存双手。
    一转眼三年学习时间已经过去了,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问题依然扑朔迷离、讳莫如深,由于没有时间拖得太久,引得国内外研究各种学生猜测、议论自己不断……1979年11月17日至22日,全国地震影响工作环境会议暨中国进行地震学会通过成立大会在大连市棒棰岛宾馆召开,我作为新华社当年参加过唐山大地震报道管理工作的记者,受领导指派到大连参加国际会议新闻报道社会工作。
    会议按预定程序顺利进行,最后一天,有关各方领导向与会地震专家通报了三年前唐山地震的死亡人数。 听到这个数字,出于记者的职业敏感性,我立刻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闻信息,一个一直在等待整个国家和整个世界的重大新闻故事,作为一名出席会议的记者,我有责任把它发送出去,告诉世界真相。 基于这一理解,我很快写了一份题为“1976年唐山地震中有24万多人丧生”的手稿,并寄给了一位担任大会秘书长的国家地震局局长,以供审查和印发。 为了获得批准,我向秘书长提交了三个理由:(1)地震发生三年后,应该报告伤亡情况,因为广大中国人民总是很关心,外国人也很关心,我们会更被动。 (2)在这种时候报告地震是很自然的。
    秘书长仔细阅读手稿,听了我的请求和理由,有些犹豫,问我:“你的手稿今天必须把它,”秘书长看起来多少有些犹豫不定的眼神,我知道他想要的手稿回到北京咨询负责人高,我理解他的心情。但作为一个使命记者告诉我 – 我们必须努力为这个问题草案!所以态度很坚定地说:“我觉得有必要在今天发送,因为新闻讲时效,不能发过时的消息!”听了我的话秘书长,他们看着手稿的手中,还在犹豫,我赶紧补充说:“这是自然灾害造成的,而不是由人为因素造成1人死亡,有与没有直接关系政府和专业部门,如果这样,通过层层审核回北京领导人后,在各级新闻的时效性将大大降低。“看着我真诚的态度,秘书长也认为我说得对,你同意我的看法,提笔签名手稿信件。
    得到政府批准后,我立即将稿件传往北京新华社总社对外部。上个世纪70年代末的通讯技术不像我们现在可以这样一些发达,条件进行有限,我只好拿着电话边读稿,边让北京的同事做记录。当年我写稿子的时候他们还有就是一个小秘密。那次会议上,有关管理方面将1976年唐山地震为什么需要事先企业没有质量预报研究出来作了分析总结,讲了三个主要理由:一是帮派体系存在干扰;二是学生没有能力明显前兆;三是通过地震预报信息科学发展不发达。而我在写稿时,有意去掉了第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我认为,第一个理由是把政治环境因素往自然生态灾害上靠,有些牵强,就把它删掉了,稿子中就写了后两条理由,没想到,后来新华社发稿时把那两个部分原因也去掉了,所以在公司对外直接公布的稿件中,就没有了这样经过一段语言文字系统阐述。以下是新华社1979年发出的稿件原文:
     新华社大连11月22日电
    在唐山大地震1976年7月28日发生的,共有242000人死亡,多人受伤,164000。这两个数字都是人们在唐山,天津,北京地区地震中丧生或受伤的累计次数。这是十一月17日至22日,今年在中国地震学会成立大会上宣布。
    唐山地震的震级为七点八级,震中裂度为十一度。地震作用发生的地点是人口进行密集的工业区,发生的时间是三点四十二分五十六秒(北京工作时间),正当要求人们一个沉睡的时候。地震相关部门可以事先未能及时发出预报。由于我们这些问题原因,它所发展造成的损失是很严重的。”
     这一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据说我也是第一个宣布唐山地震死亡人数的媒体。 后来经常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如此渴望报告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并向秘书长提出你的理由。” 每次我回答:“其实原因很简单——是记者的责任感!” 当时,我知道这一点:“虽然地震发生了三年多,但与地震有关的报道仍然很多,因为地震发生在我国的那些年更频繁。 所以地震报道也是一个热门话题,大家都很关注。 我之所以要求出版死亡数字,是因为我对党的方针政策的理解,我对记者的职责和责任的明确理解,我对报纸是什么,什么不是什么的基本判断,如果我觉得应该报道,为了国家的整体利益,我将对什么是重要的新闻以及是否作出判断,这是我作为一名记者的责任。 应该为之奋斗的必须为之奋斗,绝不能辱没秩序!
    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报告后,我更关心的灾难,突发事件的报道,并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思考,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观点,我认为:自然的意外肯定有什么做的政府,对事故的责任,以反映一些问题,对政府的管理,如果事故报告及时,相关部门可迅速导致注意力,分析学到的原因和教训。如果没有及时上报,很难发出警报,警告,弄不好会导致连续发生同样的灾难。所以,我一直在呼吁:对于灾难,突发事件,甚至是人为原因造成的,但也及时报道,使人们在血液中吸取了深刻的教训的唯一途径,以使政府进一步提高行政能力化妆事故次数减少再次降低。
    值得我们称道的是,国内对于许多企业主管部门领导和新闻界同仁与我有共识,经过一个大家的不断发展努力,我国对灾难性、突发性事件的新闻研究报道逐步放开,尤其2003年“非典”以后有了很大进步,一些国家相关管理制度也逐步形成完善组织起来。2008年“汶川5.12”大地震发生后,我国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各类数据新闻传播媒体可以立即采取行动,及时、准确、公开地连续报道了与地震作用有关的一切具有重大影响新闻,赢得了全世界的广泛赞誉,这些问题报道向世人昭示,我国灾难性、突发性事件的新闻报道机制建设已经不能完全没有建立。(徐学江,新华社原副总编辑)


Tags: , , , ,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