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2020年4月21日 | By ad最近的新闻大事min | Filed in: 艺术.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1980年出生于山东莱芜,2003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师从著名山水画家张志民,韩菊声等先生, 2011年拜著名山水画家张宝珠先生为师,2012年考入山东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山水画方向,导师为著名山水画家张志民先生。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现为山东泰山国画院高级画师,山东画院青年画院画家, 李可染画院青年画院画家,山东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委员,山东艺术家学术委员会(美术)委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天津市书画艺术研究会花鸟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济南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观音》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中国山水画传承流变至今,历经千余载以今人之眼观古之佳作,常令我等后生晚辈扼腕叹息,确实有“高山仰止”之感。凡修习中国画,必经由临古、写生、创作三大阶段,山水画亦不例外。近代李可染先生更是将由这三个阶段推演出中央美院山水画室之教学体系,单就如何解决临古与创新问题,又提出“以最深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之说。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问道》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惜友图》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由此看来,山水画修习,应在“师古人、师造化、师心”三点上下功夫。而我想说的是,讲道理容易,在实践中身体力行地学与悟,继而创立当代山水画的新样,确非朝夕之功,也非等闲之辈可以望项,尤其是在此文化多元的当下,艺术观念各异,手段杂生,于古怕落了旧窠臼,于今又恐尾随了西方现代、后现代的鬼影而迷失分寸。如何在精神层面承继传统文脉精华,又能体现个体创作者的新视角、新理路、新面貌,这是摆在每一个有志于拓展中国绘画的实践者面前的具体问题。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古道马迟迟》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况属高风晚 山山黄叶飞》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竹批双耳峻 风入四蹄轻》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马嘶青山暮 雁度白草新》

  近期看到青年画家毕波的山水画作品,倒是颇有几幅好作品让我眼前一亮!尤其是横幅的《山居图》、《园林情节》,构图、色调、笔墨关系及虚实的对比与空间的设制,都显示出不凡之力。这种方式于毕波本人虽然尚在探索阶段,尚未出明确体系,但其中对古法之意趣的掌握,对现代视觉方式之构成要素的灵活运用,对自然景物挪移变通为造型元素及笔墨结构的主动方式,无不显示出青年一代画家的勇气与才华。简言之,这样的山水画作品,出於古而成于今。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高士沽酒图》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清净修身 随缘渡众》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蕉荫品茗图》

  所谓“出於古”者,从毕波在山东艺术学院本科阶段中国画基础以至于后来追随张志民先生深研山水画专业,在大量的临古习作中,毕波对四王、四僧、唐寅、文征明、沈周以及元四家、宋四家等历代名家名作中的笔法及构图做了深入而细腻的学习。这样的功夫使他有能力创作多风格样式的拟古之作,不吃透传统是很难做到的,学树、石、云、水的画法容易,而要自己起稿定构图完成一张画,并且将不同时期的笔法、色彩的程式特点呈现出来,这样的难度无疑加大了许多,更为可贵的是,毕波没有因此自得,而停留在拟古人遗慧的格局中,而是在写生中汲取自然的蒙养,转化出有新意的图式,开始步入当代山水画创作的领地。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抗疫前行》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他用简约明确的几何形状归纳树的造型,并配以鲜明的墨色对比,强势的笔法折射出雄强之势,旁溢斜出的小枝又显露出巧妙之思。村落房屋也是他画中常有的景致,其特点体现在广角构图中节奏感的主观处理上,这就突破了常规,能将宏大的气场带进山村小景中,完全出于意料。蓝天、绿水、紫泥、白屋……这种用色处理也突异古法,却又因为墨韵与留白的主动营造,保证了中国画特有的意韵。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疫情之下》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成于今”需要融会变通的能力,前提是在思想上有所准备。眼界与胸襟决定了一个画家创作的气与格。毕波习古、化古而不泥古,得古意而能出新样,真是令人赞叹与敬佩!(文/党震)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 《武汉加油》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毕波——出于古 成于今


Tags: , , , ,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