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丽堂皇越古今——叶兆信巨幅传统壁画创作记

2020年4月29日 | By ad最近的新闻大事min | Filed in: 艺术.

  富丽堂皇越古今

  ——叶兆信巨幅传统壁画创作记

  黄伟 王海清

  泰安、济宁、济南、潍坊。先后应邀成就于四地的二十二幅传统壁画,富丽堂皇,跨越古今,联袂蔚为大观,令人震撼、赞叹。

  此乃山东省新闻美术家协会主席、著名画家叶兆信同志近二十一年间的一项重大艺术成果,展示着国内少见的线描作品之美和传统壁画的创作水平。走近这些“大画”,即见他传承发展我国民族壁画艺术的胆识、造诣、精神和风华。

富丽堂皇越古今——叶兆信巨幅传统壁画创作记

  立足优势的突破

  我国古代壁画曾经创造了世界艺术的高峰。上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中城市建设的发展,一批优秀的壁画作品开创了中国壁画复兴的先河,影响画坛,赢得赞赏,也深深触动了有着独特优势的叶兆信坚定抉择,树立起矢志继承发展我国传统壁画的初心。

  叶兆信出生于黄河故道、夏津桑林之近村,自幼受黄河农桑文化、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对中华传统绘画艺术和民间工艺美术有着特别的酷爱和钟情。十几岁就能手绘并制版印刷“灶王爷”“门神像”获乡亲们夸赞;就能临摹出《西游记》《水浒传》人物画,《雪中送炭》(年画)作品参加县里展览;1978年考入青岛工艺美术学校,一头扎进知识的海洋勤学苦练,成为品学兼优的学子;1981年毕业分配至山东省工艺美术研究所,负责组织全省地毯设计,本人的设计图案则被国内著名专家评价为“真正的出类拔萃,无可比拟”;1983年调入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历任美术编辑、美术组长、《大众书画》专刊主编、山东新闻书画院秘书长和业务总监等职,工作之余创作的反映改革开放重大成就和歌颂重大英模典型的速写作品,多次荣获山东新闻奖一等奖;1987年师从我国著名学者、著名书画家冯其庸先生。

  履历、学历和进步经历反映着他天赋的聪颖与智慧,更印证着他刻苦钻研、追求完美的执着与坚韧;多年的砚田耕耘培育了他传统绘画的深厚根底,自觉的精读细作造就了他工艺美术的独到功力。正是在结识冯先生的那天,他大胆地向先生请教,自己可否把传统绘画与工艺美术结合起来,发展线描、发展壁画,想不到先生竟充分肯定,并热情指出,“艺术上要做一个有心人,要实事求是地选好自己的路。你还这样年轻,传统线描的水平令人惊讶,一定要继续突破;相信进而发展壁画,也很有优势。一定要树立信心,刻苦用功,持之以恒”。

  叶兆信的壁画梦就正式发轫于此。他去敦煌,走西域,奔京城,跑齐鲁,大量临摹了敦煌壁画、永乐宫壁画、法海寺壁画,反复临摹了《八十七神仙卷》;费数载心血,把残损不全的沂南汉画像石拓本勾摹复原等,不断加深着对壁画的认识。他说,“壁画面积大,视觉冲击力强,有特殊优势。选择了这个方向,就要勇往直前,就要在每一处留下自己创造的精彩”。他在陪同冯先生西域行的考察中,深刻领悟了先生对自己壁画创作的引领,认真思考了自己的线描画与敦煌、西域壁画的融合,并得到国内著名画家许麟庐、关山月、黄永玉、于希宁等的热情赐教。他还汇集自己的研究成果和临摹作品,出版了《中国诸神图集》等书,与潘鲁生合著了《中国佛教图案集》、《中国历代器物图案集成》等一批专著,为壁画创作准备了成熟的条件,不断赢得实践的良机和创作的突破。

  1998年,他首次试笔泰安肥城玉都观,一幅长16米、高3米的《佛众传法祥云出》,巧构思,精制作,即很好地检验了自己的总体把握能力和具体创作技法,获业界好评。

富丽堂皇越古今——叶兆信巨幅传统壁画创作记

  2008年,他在泰山玉皇庙壁画重绘者的全国遴选中脱颖而出,第一次攻坚克难,认真实施了传统绘画与工艺美术相结合的创作程序:第一,“引经据典”,把握文化内涵。既倾听专家意见,又查阅《历代神仙通鉴》、《事物纪原》等古书资料,并据明代张岱关于“泰山元气浑厚,绝不以玲珑小巧示人”之论,确立了新壁画应有独到气势,既要有故事性,又要有艺术性;既要从全境处着眼,又要表现好人物神态及其相互间联系的思路。第二,按确定的宗旨完成线描稿,再据专家意见修改定稿。第三,不辞艰辛,完美壁绘。最终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泰山壁画,充分体现了浑厚、大气的格调。全图大小共计六幅,突出了长5米、高2.5米的《故事图》《巡视图》,活画了各图的生动情节。玉帝、文臣、武将、侍女等所有人物俱传神达意,顾盼如生。其线条构图造像与风格气息,均体现泰山文化神韵,同时表现出物象的“高侧深斜,卷褶飘带之势”,取得“天衣飞扬满壁风动”之感,得到专家组一致肯定,称其为“泰山之巅的人文新景观”。

富丽堂皇越古今——叶兆信巨幅传统壁画创作记

  线条流动的传承

  1999年3月26日。冯其庸先生在《人民日报》发表“万千涟漪一线成”的文章,高度评价叶兆信的线描画,并大力倡导锲而不舍的传承精神。其后又在叶兆信画展的开幕式讲话中指出,“线描画是我国由来已久的绘画形式。从东晋的顾恺之到唐代的吴道子,再到宋代的李公麟,一脉相承。后来中断了相当长的时间。而叶兆信同志对线描画的积极探索,正是对这一艺术形式最好的传承。”对此,叶兆信则以敦煌壁画为例来理解壁画传统的精深。他说,敦煌壁画艺术是我们民族艺术形式的宝库。其线描之美几乎达到极致。譬如第三窟的观音千手,有意省略了经文所言的诸多之手持有各种器物的要求,而腾出更多画面来表现手的多种姿势。观音诸多之手,或舒展,或弯曲,手心或向外,或向内,自然随意,错落有致,粗细有力的铁线描曲折多变,将手臂的丰满、手指的妩媚表达得淋漓尽致。就是这样的古代壁画,在长期发展中形成了优秀而深厚的传统。壁画的宏伟壮丽,线条的虚实变化,色彩的丰富明快,特别是各种类型人物的形象与表情、姿势与动态,表现得极为丰富生动,为当代造型艺术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借鉴,也成为我们取之不尽的艺术资源。

  叶兆信对壁画传统的认识是深刻的,上千年传下来依然对今天的艺术创作有着巨大的影响。就传统线描、壁画的创作来说,线条是线描的根本,而壁画的艺术精髓在于线描。作为后来者要潜心创作民族绘画、工艺和彩绘相结合的传统壁画,就应以自觉的定力,尊重传统,力求得心应手地把握好线条流动,切切实实地搞好传承。由此人们说,叶兆信的泰山壁画是探索性地传承了山西岩山金代壁画和永乐宫元代壁画的风格,而2010年完成的济南合龙寺《姨母育佛图》,则是忠实地传承了唐代敦煌壁画的精华。该壁画高4米、长14米,画面大气恢宏,线条细腻;人物以形传神,活灵活现,画的是“佛母生佛后,七日而命终,佛陀由姨母代养”的故事。其画面人物形象在相互的映衬、对比中,表达得十分生动;人物的表情、姿态及相互间的联系、照应,自然而又逼真,营造出富有情感色彩的场景,与敦煌千手观音之表现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壁画创作的公共性,需要充分考虑建筑环境的要求。叶兆信的传承精神在他2013年完成的《群仙朝圣》中得到充分展示。为了适应近70平方米面积的墙壁环境,他深入实际考察,决定一题两画,安排58组人物,计245身。组与组之间人物皆用淡祥云分割,层次分明,疏密得当,很好地传承了唐代吴道子“神异”“超妙”的线描艺术技巧。兰叶描,顿挫转折流动自然,兼以铁线描、折芦描、行云流水描等手法,将肉体、须发、绢锦、盔甲等各种不同质感都表现得恰到好处,呈现出线条的高度表现力和韵律美。冯其庸先生在指导创作草图时说,“整幅壁画线描手段变化颇多,各尽其妙,除轮廓线外又结合装饰线,真是气象万千,使人目不暇接。现在确实没有多少人在做这样传统的事情”。2019年1月,叶兆信又在汶上宝相寺地宫完成大型壁画《八相成道图》,进一步体现出壁画公共性传承的要求。据有关专家研讨会纪要评述,“叶兆信同志确是一位优秀的传承者。他的传统壁画,构图严谨,线条流动,富丽堂皇。设计独特,色彩绚丽。既气势磅礴,又细微精准,无愧当代传统壁画巨制的一流水平。”

  民间憧憬的提升

  叶兆信认为,壁画在中国传统艺术中占有很重的份量,体现着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力量与影响。尽管传统壁画多是宗教题材,但大都产生于民间匠师和劳动人民之手,又是人民群众以源于生活的艺术解释宗教的产物,也大都是人世间景象和生活的写照,确实表达有民间的情感和大众的憧憬。所以在保护好这些“国粹”的同时,发扬其长处,传承其精髓,开拓其新意,创美于当今,服务于发展,或服务于“一带一路”,交流于中西互鉴,也是当代艺术家的义务和责任。叶兆信的壁画创作正是坚持这样的指导思想,坚持传统题材与现代题材相结合,西域格调与齐鲁风韵相结合,努力在艺术实践中实现对民间憧憬的提升和守正创新。

  民间憧憬的提升,力求更为人民大众喜闻乐见。艺术连接着传统,连接着创造,更连接着受众的审美需求。看叶兆信的玉帝下界巡视,可见江山的秀美、仪仗的威严,但也含蓄地告诉人们壁画所蕴含的民间大众对扬善惩恶和赐福人间的期盼;看姨母育佛的故事,可感受姨母对佛陀的大爱,而这种大爱,也为人间大众所肯定和赞美。在群仙朝圣的大幅画面上,他根据人民群众的好恶,毅然删除了凶煞恶神,而增添了为人民群众敬仰的岳飞、文天祥等数位民族英雄以及财神等,得到游客的认可和称赞。

  民间憧憬的提升,力求更好地反映当时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更广阔的生活场景。这在他的巨幅壁画《碧霞元君生日大庆典》中得到充分展现。该壁画长46米、高3米,是他目前所做的尺幅最大的壁画,形象地描绘了清康熙三十年间济南举行的碧霞元君生日大庆典的盛况,实乃当时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繁荣之缩影和市井民俗之大观:可见节日盛装扮靓臣民,旱船高跷载歌载舞,商贾云集生意兴隆,文人使者观光交流等喜乐祥和景象,得到冯其庸先生的题字肯定、热情赞扬,并在审看线描稿时指出,“该画结构严谨,设计有新;千余人物,和谐布局;各种喜庆元素,自然恰当。此画将来如考虑捐献,非国家博物馆不要出手。”

  民间憧憬的提升,力求更好地适应壁画所在的环境氛围,尽力为新时代改革发展增光添彩。泰山作为民族的象征,是大众的共识。镶嵌在山东金宇大厦大堂的《泰山颂》,高7米、宽3.5米,诠释着冯其庸先生《后雪浪石歌》和《题泰山》所表达的意境,是对冯先生吟咏泰山之诗句,“满天飞瀑云雾缭绕古松奇柏相纠结”的生动描绘,更是对“黄海东来第一峰”“卓立中华大国风”的形象表达,可让人读出对东岳泰山的赞美、对国泰民安的颂扬、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祝福。去年上半年,济宁市政府启用的圣都国际会议中心安装了叶兆信的两幅壁画。一幅是《济宁名胜图》,长7米、宽2米,以高雅、大气的金箔线描,将济宁这个孔孟之乡、运河盛都的所有旅游景点揽入画中,表现出全市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和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旅游业兴旺发达的布局和成就。另一幅同尺寸,称《花开颂美丽》,是叶兆信大幅花鸟壁画的首次尝试。画中远有桃林泛红,绿水流过,近有牡丹、玉兰盛开,翠竹相伴,天上还飞着和平鸽和喜鹊,寓意富贵吉祥,百姓富裕,社会和谐;也寓意和平发展,喜讯频传,反映着济宁人民对新时代美丽中国建设的拥护和奉献。最近,叶兆信还为山东金宇养老社区创作了两幅青绿山水壁画,分别题为:《寿比南山不老松》和《福如东海长流水》,尺寸均为高6米、宽3.8米,集传统习俗关于“松、海、鹿、鹤”等庆寿文化元素的巧妙结合,表达了对中国进入老年社会的关注和对老年人健康长寿的祝愿。

富丽堂皇越古今——叶兆信巨幅传统壁画创作记

  一丝不苟的制作

  传统壁画的制作也是再创作的过程。创作的意图、地域文化的体现等,都贯穿于制作的始终。叶兆信的壁画制作,一向发扬工匠精神,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并在传统与时尚相遇、与新潮相融的思辨与实践中,表达自己的艺术个性。

  材料选择一丝不苟。叶兆信深谙壁画装饰性的要求,对多种材料进行过尝试,多用漆器、金箔、釉瓷砖等。潍坊十笏园的《关公》《孔融》等五幅,标志着新材料的试验成功。最新创作的《上善若水》采用的是金箔板材,均获金碧辉煌之效果。而山东新闻大厦总台后墙的《兰亭修禊图》,使用的则是漆器材料,衬托着娴熟的线条,描绘出中国书法珍品王羲之《兰亭序》诞生的情景。其“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清流激湍,映带左右”的诗情画意,在冯先生金色题字的引领下,超凡脱俗,令人陶醉,很好地营造了大厦内办公单位需要的文化风韵。

  色彩把握一丝不苟。叶兆信在大量临摹古代壁画时就十分重视前人对色彩的运用,并从南朝时期就有的“随类赋彩”的观点中,体会到壁画表现力的要求。所以他总是择优而定。泰山壁画的青绿,漆器壁画的金黄,花鸟壁画的本真等,均俱特色。他的《竹排飞·两岸秋色》,高9米、宽5米,悬挂于济宁圣都国际会议中心贵宾厅大堂,用色精到。“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瀑群激流,传送竹排,一揽两岸秋色,给人以悠远壮阔的感动。特别是山的青黛、树的橙红,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令人叫绝。

  脚手架工程一丝不苟。要使自己的作品以最完美的姿容呈现在世人面前,脚手架上彩绘的每一根线条,每一笔油彩,都可能影响到壁画的效果。所以,既要聚精会神,又要大胆洒脱;既要顽强拼搏,又要力戒浮躁。叶兆信和他带领的团队总是不计条件简陋,不顾酷暑严寒,每一幅壁画都做到笔笔凝神、线线出彩。

富丽堂皇越古今——叶兆信巨幅传统壁画创作记

  (此文原载2019年12月16日《青岛财经日报》)


Tags: , , ,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